首页 > 村社动态 > 正文
 
民宿火爆背后,乡村改造并不是一门割韭菜的生意
作者:璐璐 点击数:127 更新时间: 2018-05-16 来源:璐璐
 
 

  “能不能评价宋卫平、张诚、夏雨清?大家都说要改造乡村,谁会是最可能完成使命的那个人?”

  在第12期锌财经社群互动公开课,乡伴文旅创始人朱胜萱,一开始就被“坑”了……

  这三个人分别是传统房地产、商业综合体、互联网的代表人物。切入到乡村改造领域,他们各自的商业模式,不同的思维,都在影响着乡村产业发展的命运。

  而乡伴,是不同于以上三种模式的另一种存在。

  虽被称为“民宿教父”,朱胜萱曾对民宿话题谈之甚少,但在本次社群活动快问快答中,朱胜萱在记者及社群嘉宾的“毒舌”提问下,关于民宿,展开了一场讨论较量。

  对于乡村改造,是共识

  如何改造,存在分歧

  01

  改造流程链条复杂,环节不可逆

  改造一个乡村,呈现在大众视野的,是山水相间、环境静谧、荡涤心灵的画境。

  朱胜萱之前在接受锌财经专访时谈到,要完全拿下一个乡村,从提交第一份具有说服力的策划方案开始,就注定了这是一条,复杂到很少有人愿意投入进去深耕细作的流程链。

  是没人愿意干还是没人干得好?朱胜萱的答案,是后者。

  因为乡村的产业链不全,要想全部做好需要不断完善技能,而在这个领域里,专才和全才,是乡村改造核心壁垒的突破点。

  但是否意味着这并不是一门赚钱的生意?朱胜萱否认了这个观点,因为设计服务可以赚钱、施工工程可以赚钱、租赁可以赚钱、民宿服务也可以赚钱……各环节都可以赚钱,改造乡村的模式也可以被复制。

  能被复制,并不表示看得懂的人就能去做。改造乡村的商业模式是在一步步过程中总结出来的,而不是绣花般的戳拉针线功夫。

  乡村改造本身就不是一门真的割韭菜生意,韭菜被割可以再生,乡村改造全流程不可逆,一旦开弓,就没有回头箭。

  02

  创新驱动发展,产品追求极致

  创新,给乡村改造贴上了个性化标签。

  在乡村改造的过程中,朱胜萱认为处理地方政府、村民等各方面的关系时,需要的就是不断创新,老的套路已经行不通,在新的时代、新的领域,从技术到认知,各种原有体系都在革新,只有创新才能推动,才能进步。

  乡伴,就是用失败教训和实践经验搭建体系,靠着创新的组织驱动,实现了共建共生,合作共赢。

  乡村改造的好与坏,用户的直观感受是检验标准之一;乡村改造得美不美,是产品落地的关键。

  把改造乡村当作使命的人,大多都和朱胜萱一样,对美有着极致的追求,从BP排版要美,到最后产品落地要美,都是追求终极价值观的一种体现。

  朱胜萱心中理解的“美”,在传统的旅游目的地已经找不到,而在云南的阿者科村,他找到了。话音刚落,他便在社群里分享了,阿者科村蘑菇房顶云海的壮阔景观,并称之为这是一种“无问西东”的美。

  03

  打通单一通道,实现城乡交互

  “美”的体验过后,乡村改造的最终落脚点是让城乡之间产生更好的交互。

  在锌财经的专访中,朱胜萱提到交互要满足“三个条件”,一是时间,二是交互意愿,三是产业交互速度。打造“乡村高交互社区”,要聚集有时间和交互意愿的人,去体验与城市完全差异化的体验,这种情感满足,他们也愿意为之支付溢价。

  不同的乡村有不同的文化,改造也将呈现不同的结果。城乡交互最先要做的,是要打通由城向乡的单一通道,让城市的人进入乡村,摆脱互联网的虚拟交互而走向线下交互,最终呈现的会是一个复合型的人口结构。

  针对目前全域旅游的发展让很多符合旅游乡镇,争相迈入乡村复兴的建设,朱胜萱认为这是警示,也是契机,如何聚集更多的人才进入这个行业,需要的是乡村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商业价值。

  在活动接近尾声时,朱胜萱在社群里坦言到:“乡村改造是一个长长的雪坡,也是个大大的情怀,相信一定有懂的人,会一起一路向前同行。”

  怀有乡村改造的情怀,更多的是带着一种反哺的情怀,运用新的商业模式去激活传统的村落,为它们赋能,让乡村恢复新的生命力和再造能力。

  锌财经社群互动公开课,每期都会结合行业热门话题,邀请最具代表人物前来社群答疑解惑。下一期的锌财经社群互动公开课,我们共同来聊一聊“BIM数据银行——家装领域垂直解决方案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免责声明:村社网对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;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。中国村社发展促进会,有权但无此义务,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。